Artist in Residence: Aki Lee

  • Facebook
  • Instagram
  • Shawna Chia

Documentation of Aki and Winnie (curator) discussing Aki's works and current events. You can view the live recorded video on the JBS page or down below!2


Aki and Winnie will be livestreaming their work desk weekly, Monday-Tuesday, 3PM-6PM.



- On Claire Bishop's Artificial Hells

--> Open, interactive, and inconclusive, the work is not like a complete object but more like a "work in progress." 
--> Such a work seems to have emerged from a creative misreading of post-structuralist theory, rather than a continuous reinterpretation of an artwork, the artwork itself should be in an endless wave. 
--> There are many problems with this concept, especially in a state of deliberately unstable work, it is difficult to consider the identity of a work. Another problem is that the "lab" can easily become a marketable leisure and entertainment venue. One might argue that in this context, the project-based development plan and artist entry plan began to coincide with an “experience economy”. 
--> The market strategy of the "experience economy" is to look for the replacement of goods and services with personal experiences that are written and set up. 
--> However, no one can tell what the audience can get from this creative experience that essentially installs activities at work.


AComplete notes between Winnie (curator) & Aki (AIR)


Claire Bishop's Artificial Hells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5533139/

开放性的、互动的、无结果的,作品不像一个完整的物品更像“进程中的作品”。如此的作品似乎是从一种对后结构主义理论的创意误读中潜生而来的,而不是对一件艺术作品持续重新斟酌的解读,艺术作品本身应是处于无止境的激浪当中。这个理念存在很多的问题,特别是在一个故意不稳定作品状态下,考虑一个作品身份的困难。更一个问题就是, “实验室”很容易就成为一个可营销的休闲和娱乐的场所。有人可能就会争论到,在这种语境下,基于项目的发展中的计划和艺术家进驻计划开始与一种“体验经济”相吻合。“体验经济”的市场策略是,寻找用编写和设置好的个人体验来取代商品和服务。然而,没人能说清受众可以从这种,本质上把工作时活动装置化的创造体验中得到什么。

The complicated play of identificatory and dis-identificatory mechanisms at work in the

content, construction, and location of the Bataille Monument were radically and disruptively thought-provoking:

Thecomplicated play of identificatory and dis-identificatory mechanisms at work in the content, construction, and location of the Bataille Monument were radically and disruptively thought-provoking: The independent stance that Hirschhorn asserts in his work—though produced

collaboratively, his art is the product of a single artist’s vision—implies the readmit-

tance of a degree of autonomy to art. Likewise, the viewer is no longer coerced

into fulfilling the artist’s interactive requirements, but is presupposed as a subject

of independent thought, which is the essential prerequisite for political action:

“having reflections and critical thoughts is to get active, posing questions is to

come to life.”63 The Bataille Monument shows that installation and performance art

now find themselves at a significant distance from the historic avant-garde calls to

collapse art and life.

“As the social is penetrated by negativity—that is, by antagonism—it does not attain the status

of transparency, of full presence, and the objectivity of its identities is permanently subverted. From

here onward, the impossible relation between objectivity and negativity has become constitutive of the

social” (Laclau and Mouffe, Hegemony, p. 129).


  • Shawna Chia

Documentation of Aki and Winnie (curator) discussing Aki's works and current events. You can view the live recorded video on the JBS page or down below!2


Aki and Winnie will be livestreaming their work desk weekly, Monday-Tuesday, 3PM-6PM.



- Through the theory of relational aesthetics, Aki and Winnie explore the multi-layer "relationship" and its significance in artistic practice.

1. Forms in Relational Aesthetics 
→ Interpersonal Meeting Encounters 
~ Encounter or experience in meetings, appointments, collaborations, games, festivals, etc. 
→ Unformed meeting, accidental and chaotic 
→ Events, meetings, guided encounters 
→ Through the form of events, or resonance between items 

2. Interpersonal connections in relationships 
→ Cohesion 
~ Connected elements or elements: it can be an existing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trust, blood relationship, cooperation), or a potential or existing collective (group) cohesion, centripetal force, is a purpose or reason for meeting (E.g., dating), or a place of "intersection" (a sustainable "meeting", such as a square, cafe, social place), factors that drive the meeting (psychological or factual factors, such as social, the desire, the need for learning), or the trigger of "meeting" 
Trigger (to let the originally separate elements meet each other, or let the elements "intersect", such as interests, events, common points, resonance of things, or things). 

3. A kind of social appearance it shows 
→ co-activity 
~ It is a social appearance in connection: there are good, co-built and progressive. 
→ This creates the sociality of works of art, which is not competition or violence, but a kind of "negotiation" based on a common understanding. 

4. Multiple levels of "relationship" 
→ Reproduce social relations, production relations, open relations of "exhibition halls", and contracts with viewers 
→ Relational aesthetics: Representation of a social relationship (social style) on the subject of art, and a dynamic connection between the artist and the production relationship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rtist and subject, object, artist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duction, the dialogue between the curator and the artist ’s subject), and the open relationship that it unfolds when the work is presented in the special environment of the “exhibition hall” (the “dialogue” brought by the content presentation-based on the intelligibility of the artwork 
Negotiations, 
~ Real-time discussions brought about by the showroom experience, the nature of the desire to be watched, and other relationships that endlessly derive from these relationships) 
→ There is a relationship / agency / interaction between intra-action and action

 5. Participation of viewers 
→ Dialogue and consultation The cognition set jointly established by the audience and the artwork. 
 ~ The form of each artwork is completed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intelligibility of sharing. Artists participate in dialogue through form. Therefore, the essence of artistic practice lies in the inven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ubjects. Use some pre-defined relationship framework. 
Exploring existing relationships: 
~In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the relationship framework = neighborhood connections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regions and cities. 

- In relational aesthetics, it may be a specific or broad social relationship. 

- Relational aesthetics is the observation of the present and the fateful thinking of artistic activities. 

- It regards the world of human relations as the starting point or end point. It serves as the main information provider and displays human relations activities in the art field. 

- The space developed by their works is completely an interactive space-the space for open dialogue. 

- The works of art in the 1990s transformed viewers into neighbors or direct interlocutors. 

-Through specific tools, they produced a social communication model, interacted with viewers in aesthetic experience, and connected between individuals and groups. 

- The work creates relational time and space, as well as interpersonal experience that attempts to liberate from some ideology of mass communication; in a way, it is a place where alternative sociality, critical styles, and co-activities are formed. 

- Artwork is like a social intermediary, allowing these experiments and these new "life possibilities" to become possible: it seems that it is more urgent to develop possible relationships with current neighbors. 

- The imagination of our time focuses on negotiation, Association and coexistence. People no longer seek to progress through a confrontational confrontation, but an intervention composed of new gatherings, possible relationships between different units, and alliances between different partners. 

- The aesthetic contract as a social contract is to face the status quo: [...] self-sufficient in creating a life mode (modus vivendi), in order to be able to tolerate the most legitimate social connection, the most abundant life mode, the variety of links and prolific existence. 

- Similarly, art no longer seeks to describe utopias, but to construct concrete spaces.



Complete notes between Winnie (curator) & Aki (AIR)


通过关系美学的理论探究艺术实践中的多层“关系”及其意义。


1、关系美学中的形式 →人际会面 际遇Encounters

~在会议、约会、合作、游戏、节庆等这些人与人的情景中发生的偶遇或经验。

→ 未定型的会面、偶然且混沌

→ 事件、会见、引导遇见

→ 通过事件形式、或物品之间的共鸣


2、关系中的人际联系 →凝聚力


连结的元素或要素:它可以是一种既有的人际关系(信任、血缘关系、合作),或是一种潜在或既有的集体(团体)凝聚力、向心力,是一种会面的目的或者原因(如,约会),或是一个“交汇”的场所(一种可持续的“会见”,如广场、咖啡厅、社交场所),驱使会面的因素drive(心理因素或事实因素,如,社交的渴望,学习的需求),或是“会见”的触发器Trigger(让原本分开的元素彼此会面,或让元素发生“交集”,如兴趣、事件、共同点,对事、或物的共鸣)。


3、它所展现的一种社会面貌 →共活性

~它是一种连结中的社交面貌:有好的、共建的、进步的。(→ 这样产生了艺术作品的社会性,这样的社会性不是竞争或暴力,而是一种基于共同理解范畴下的“协商”。)


4、“关系”的多个层面 → 再现社会关系、生产关系、“展厅”的开放关系、与观者间的契约


→ 关系美学:在艺术的主体上是一种社会关系的再现(社会样式)、在艺术的生产过程中是一种由艺术家和生产关系展开的动态联系(艺术家与主体、对象的关系、艺术家与生产的关系、策展人与艺术家主体间的对话)、当作品呈现在“展厅”这个特殊环境中它所展开的开放关系(内容呈现带来的“对话”-基于艺术作品的可理解性上展开的协商*、展厅体验所带来的实时讨论、与渴望被观看的本质、以及这些关系以外无止尽衍生的其他关系)

→ intra-action行动与行动之间有关系、联系(agency)/interaction


5、观者的参与→ 对话与协商

观众和艺术品共同建立的认知集合,*每件艺术品的形式都是在与分享的可理解性中进行协商时完成的。艺术家就是通过形式而参与对话的。因此艺术实践的本质坐落在主体间关系的发明上

利用某种预先界定的关系框架。对既存关系的探索:在社区参与中,关系框架=邻里联系和区域与城市的关系。在关系美学中则可能是一个具体或宽广的社会关系。



6、美学意义→摧毁所有我们在感受上的先决协议,通过直觉力和动情力认识人与世界之间的联系,生产持续的交流、对话和协商。


美是经由一系列的协商、对话、文化磨合与观点交流,一代代形成的品味规则,也是一种道德的德行。


美关乎“引发观者视觉快感的装置“,假如艺术品对观者来说无效或没有用处(无法导引出一定的快感)就会显得毫无意义,变得不知所指。


美学范式作为一种主体性生产的样式,近似于一种“机构、集体设施”形式,能够在不同的知识层次与平面上作用的软性整配。它能感染论述载录、注入新的流动和所有知识领域的发明。


“艺术家与其生产间的关系因而转向回馈的区域”当代艺术的灵光是一种自由联合。再现“艺术的灵光”,将“远方灵光”的浮现,赋权给观众(艺术灵光的“远方的独一浮现”是由大众来给予的,而为了赋予作品灵光而适时出现的“远方”,也将其权利授权给观众。)


艺术是借着感知力与动情力进行认识世界的概念架构,艺术活动是通过直觉力和动情力认识世界的(德勒滋与瓜塔里)


意义是艺术家与观者互动后的产品,而不是一种权威的事实。


→ 观者的伦理观,决定着艺术经验。观者一起出现在作品之前,无论这作品是实存的还是象征的。在今天显得有价值的艺术品就是那些作为中介,由管理大众的有效规定之外的另类经济主导其时空的作品。


现实只能由协商结果来定义以求进一步的在对话者之间制造交易[…]艺术因而旨在限缩我们身上机械性的部分:他就是要摧毁所有我们在感受上的先决协议。


这个时代艺术家的作品最撼动我们的地方,首先就是活化作品的民主关心。因为艺术不会超越我们日常的关心,通过跟世界之间联系的独特性、通过虚构,促使我们面对现实。[…]人们从此会关注到形式可以诱发出社会性的样式。“开放机会”,给每个人的用意来主导,没有预设立场,用开放的联系同观者协商。


因此今天的艺术引领我们以不同的方式面对时间与空间之间的联系:而且就是对这问题的处理,导出它主要的原创性。


7、生产与生产关系→社会性

艺术的生产,生产的是通过美学对象完成的人与世界的关系,它能够连接到交流和信息对话的世界。它再现了一种抽象的“商品”:一种“共同实质”。而它的交换是超越交换价值的,它是一种无法计量的以物易物。它是一种原始状态的分享—一种在被外部决定之前,以其物品自身形式决定交换形式的交易。


人类本质是“社会联系的结合”,是个体与他的际遇及其关系的集合。


→ 际遇,构成了一种边界的交汇,形成了个体间差异的集合(领域)


8、参照→美学、历史、和社会与艺术作品的“共存的标准”


对于当下的观察、在艺术品场域中展现人类关系活动。开放对话的空间。作品制造的就是关系性时空,自足于创造生活模式,建造具体空间。另类社会性、批判样式、共活性时刻形成的地点。


关系美学作品是对于当下的观察,对艺术活动宿命的思考。它将人类关系的世界,当作出发点或终点,它作为主要信息提供者,在艺术品场域中展现人类关系活动。他们作品所开展的空间完全就是一种互动空间--开放对话的空间


20世纪90年代的艺术品将观者转化为友邻或是直接的对话者,通过具体的工具,产生一种社会交流模式、与观者在美学经验上互动,以及连接个体间、团体间交流的过程。作品制造的就是关系性时空,还有尝试从某些大众沟通的意识形态解放出来的人际经验;以某种方式来说,就是另类社会性、批判样式、共活性时刻形成的地点。


艺术品就像是社会中介,让这些实验、这些新的“生命可能性”在其中变的可能实现:似乎更为迫切的是跟当下的邻居发展可能的关系,我们时代的想象聚焦在协商、关联和共存。人们不再寻求经由抗争式的对立来进步,而是通过新的聚集、不同单元间可能的关系、不同伙伴间结盟构成的发明intervention。


作为社会契约的美学契约就是面对现状:[…]自足于创造生活模式(modus vivendi),以期能够包容最正当社会联系、最丰富生活模式、链接多样而多产之存在。同样的,艺术不再追求描绘乌托邦,而是建造具体空间。


专注的是时空的形式构成

将艺术品构成模式解构成一系列事件,并赋予它一种特有的时延,[…]展览是一种中介,一种参照着到处都是的异化而界定出的中介。[…]展览并不否定时下的社会关系,而是在艺术系统与艺术家编码的时空中将这些关系予以变形和投射。

我们的时代并不缺政治方案,而是等待着可能实现方案的形式--能够将其物质化的形式




其他边缘主题


【社会透明Social Transparency】

~作为一种关系美学的品质:开放了一种对话、协商的形式,激发了一种-关于艺术作品所提及的主题的-民主关心。

~也是一种资源的开放可及。


【观看作为一种参与形式】

1、不是“互动” 而是在行动与行动之间产生关系、联系

2、再现“艺术的灵光”,也将“浮现灵光”的权利赋权/传授给观众。因此,当代艺术的灵光是一种自由联合。


【通过古典美学的直觉而产生的移情】

~嗜物(符号)之情,对于物品的迷恋、和受物品的影响(affect、affection)

~关乎“引发观者视觉快感的装置“的美,是一种古典的品味规则。

~一种美学观看的迷恋过程、套装催眠过程,通过古典美学的知觉,产生对物品的迷恋与移情,从而生产了一种片段符号。


【作者形象authoship】

~不是单一绝对的作者,而是一种松散的、可参与的结构,一种多音连结。

~给予同一个个体许多名字

~新词:通过制造新的词汇,撇除原有词意带来的“偏见”

  • 豆腐:对于某一种物品的观察,可以有不同的解释


【共活性】

~它是一种连结中的社交面貌:有好的、共建的、进步的。(→ 这样产生了艺术作品的社会性,这样的社会性不是竞争或暴力,而是一种基于共同理解范畴下的“协商”。)


【过程为先导】

~艺术家都没有预期会发生什么事。(不以结果为目的的实践,能包容创作过程中的“无定形”和不确定性

→ 这一点与传统的设计不一样,传统的设计讲究“物化”或对于问题解决的一种服务。


【政治语境:占领Occupation】

社区营造和关系美学方法或者语境上的共同点:

在场的驻地,可以是在艺术的生产中将画廊、机构、艺术家生活的组成部分都与融入进去;或者,占领,则是将空间以及其场域被定义为艺术家命名的特种形式,以身占领,标以标示make a statement;艺术家作为一种劳动力,以其宣称的statement为宗旨,付出“共建”或“营造”的劳动力。


【协商、关联和共存】建立观众和艺术品之间共同认知的集合



【展览空间的呈现与开放对话】

~实时对话

~交汇,以达到共同理解之上的协商

临时的集体性

~和更为重要的,没能在展览空间中呈现的“时间”与生产(过程)

~以及限定的真实性

~online residency

  • disembodied

  • web-eyes

  • medium

  • internet-based engagement

where when what who how



【示意(Gesture)】

~一种暗示、建议、符號性的示意

~一种内心的表达

~意图(隐形的意图、是否在遮掩目的)

~身体的表演:动作、姿势、手势

~指示 instructions :通过物质规范人的行为(建筑)

→ 它包含了一种情景。其中,Gesture的意图是一种显性的“符号”(手势, as in a performance),还是一种隐形的暗示/表达(abstract expression, social experiment)。


【经验】

~【观者的美学经验】

→ 观者的伦理观,决定着艺术经验。观者一起出现在作品之前,无论这作品是实存的还是象征的。在今天显得有价值的艺术品就是那些作为中介,由管理大众的有效规定之外的另类经济主导其时空的作品。将观者转化为友邻或是直接的对话者,通过具体的工具,产生一种社会交流模式、与观者在美学经验上互动,以及连接个体间、团体间交流的过程。作品制造的就是关系性时空,还有尝试从某些大众沟通的意识形态解放出来的人际经验;以某种方式来说,就是另类社会性、批判样式、共活性时刻形成的地点。

(可理解性范围内的协商,与观众和艺术品共同建立的认知集合,观者的美学经验决定了认知集合的基础)

~【实践作为一种经验】

艺术活动是通过直觉力(感知力)和动情力认识世界的(德勒滋与瓜塔里)


→ 艺术家在实践过程中也扮演了其中一个关键角色

【艺术家的角色】

【1-艺术家在场的重要性(be in present)】

~置身于x内部,不断地对“周遭事物的消化”

~身体力行+亲身示范(身先示范)

~呈现其真诚 →作用:产生体验的时间、交流领域,从而与这种情景发生联系、(与情景中的人产生联系、建立信任)、产生临时集体性、产生出“以及这些关系以外无止尽衍生的其他关系”

【2-艺术家在场作为一种表演,其人格与角色的重塑】Role Play

~展现艺术家的社会面貌(示意、共活性) ~艺术家在场时(社会参与时)社会面貌的变化:演出中的人格特质

→ “寻求组成艺术再现的基础社会关联 […]在机构中的艺术家/策展人这两端,只是决定艺术生产的人际关系的第一层:艺术家和演出中的人格特质合作(合并一体)时,便会超出这关系[…]就是从内部对一个人物进行重塑。”

【3-作为一种艺术品质】Value - Artistic Qualities, Perspective Change

artistic quality & standard → reframing the value of [x] Site-specific approaches. The results and products may not always be tangible or material in their nature, but is always human-oriented.

trying to reshape value by demonstration → 通过身先示范=身体力行+亲身示范,重塑觀念上的價值


【实践、生产】

艺术实践的根基不是生产的个别模式,而是主体性的生产。人类活动唯一可以接受的结果,就是持续自发丰富世界联系的主体性生产。


在界定艺术场域的具体对象场所与位置上,借着创造并呈现包含了工作方式与存在模式的实存部署,人们才能将时间当作一种材料来使用。此即事物的首要形式,穿越范畴的流动:姿势的生产将其领向物质的生产上。


时间当作一种材料来使用:什么情况下时间不是一种材料?


【畛域zhěn】界限,范围;比喻成见、偏见。1.界限;范围。 2.指划分界限。 3.比喻成见或宗派情绪。 4.喻隔阂。 5.境域;区域。 6.犹规矩。 隔阂:彼此情意不通,思想有距离

socius :a unit in social relationships consisting of an individual


---------------------------


【interpretation as a material】协商,对话的过程中产生的多重诠释,这些诠释作为一种“材料/素材”


【离心力、向心力、引力】~作为一种连结的“力”


【物】将“社会事实”视为“物”……因为艺术之“物”有时就像某个“事实”,就像是某一形式或某一世界,而他把看作那些在时间或空间中产生的事实所组成的集合。即,事matter、事件event、际遇encounters。以及它所联系的当下的、真实的(人类世界)社会脉络的集合。


【虚构、虚拟、真实性、抽象的】

~虚构(concepturalized)作为一种再现,真实世界的反馈,艺术家通过虚构呈现符号化了的内容,但它内在是有真实性的。而不是虚拟的纯粹假象或者是乌托邦的幻想。


~德勒兹认为,我们必须抓住存在的真实所是,而分类法意义上的概念无法达至内在的差异,“如果哲学要确实直接关乎物,就必须是‘关于抓住物本身,达至物之所是,达至物之同他物差异所在,达至物的内在差异性’的哲学”

如康德和柏格森,德勒兹认为传统时空观是立足于主体的位置、运动的。他认为,纯粹的差异是“非时空性”的,差异是一种“the virtual”(虚拟)的概念。“the virtual”(虚拟)在此不是“虚拟现实”的“虚拟”,而是有关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对“过去”的定义:“real without being actual, ideal without being abstract”[7] 。(中译本作“现实而非现时,理想而不抽象”[8] )

德勒兹的“虚拟”是如同“过去”之于“当下”那样一般的“一种前在于物的非实体”。德勒兹的“虚拟”是当下真实经验的前在环境条件,是物本身内在的差异性,“从中构建出的概念同概念所指之物是一体的”[9] 。德勒兹有关差异的说法不是实践的空谈抽象,它是一套确实起作用的系统——差异物之关系结构,这个系统构建出了真实的空间、时间和感知。


【 虚假性】

  • Factitiousness, artificially created or developed: a largely factitious national identity.

  • 抽象的、内在联系的

  • ‘made by human skill or effort’

  • artificial man-made

【 虚构 Fiction】

  • made up

  • 不局限于真实的创作

  • 从物上来说虚构一般是: novels, stories, (creative) writing, (prose) literature; lit.假象


【科幻SF】

  • fiction based on imagined future scientific or technological advances and major social or environmental changes


【隐喻】:中国文化中大量的通过隐喻、寓言、歇后语来完成对“文言文、学院词汇”的通俗解义、即一种故事性叙述来传达核心意思



【主体(Subject)】在哲学上指的是一个拥有独特的意识并且/或者拥有独特个人经历的存在,或者另一个外在于其自身并与其有关系的实体。主体是观察者,客体是被观察者。


【历史唯物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关系,阶级矛盾推动社会发展。


【亚里士多德】从语言开始分析;随后他开始区分:加种差,找到一个更高的属,随后在这个属之中找到该事物与其他同类区分的特质。(在艺术、哲学范畴中找到更高的“属”,再在同源中找到特质差)


【哲学的对话】

【解构知识】、unlearning、转译、reframing

Dialogue as the Content:通过对话呈现思考过程,以及情景。

knowledge crossfields:通过对话形成我们知识网络的交集 (两个人带上望远镜看远方、是否通过望远镜看到的是一样的风景呢?)

knowledge crossphere _ winnie

  • notion of gaze - usually talks about bias and identity (subject position)

→ gaze 與視覺與視綫的關係

→ what are you looking at and how are you looking at it.什么造成了你的观点,你怎么看,你看到什么

  • dialogue - bouncing off ideas ( ping pong reflection )

→ a context and a form of presentation


没有细讲:

【新唯物主义】

【art activism 】

【cutural ether】

【达达主义、激浪派】偶然性

【日常批判】列菲伏尔

【新巴比伦】

【国际情景主义】

【本体论】:是什么、《荷马史诗》


【cafehaus culture and public sphere】game,cake,countinues interaction venue

【村口】、花园公共住宅、hub

【sharing economy kol 网红】

【信息茧、同温层】

【美学-class taste】hipster、counterculture、high taste、cyberpunk、

【维也纳行动派】

【控制论】cybernetics and cyberpunk

【Facilitation】







-------------

【trust building】

【invisibilities】

observations、process展厅没有呈现的真实

ignored things/matter* 艺术家工作时的角色转变(隐藏的主体性)-informality, unseen, invisible,无用的、展览就像是一种软材质的角色,因艺术家的创作而“无定形”】

【Working pattern】 (schedule\body\emotions)

【The meaning of transparency】-invisibility

Layers of Engagement


  • Shawna Chia

Updated: May 22, 2020

Documentation of Aki and Winnie (curator) discussing Aki's works and current events. You can view the live recorded video on the JBS page or down below!2 Aki and Winnie will be livestreaming their work desk weekly, Monday-Tuesday, 3PM-6PM.


- Encounters and Authorship in Relational Artworks

- Re-establishing the concept of production in the arts:

--> Space : Place for audience to encounter different bodies, be it objects or other persons
--> Machine: Marxist method of production, Generative, Creative

- Empathy and Classical Aesthetics:

--> Can we be guided to supercede ourselves?
--> Beauty standards and accepted aesthetic frameworks can only be performed through negotiation of culture. It is a multi-generational process that creates taste that then establishes itself to be cultural.
--> Element of connection
--> Form of human relations that is latent and inherent in the collective
--> Psychological and Biological driving force to connect with others and get together with a mutual goal and reason sustained through a period of time

- Alternative Social Mode of Art as the alternative mode of production and exchange: 

--> Aesthetics as a social contract to face the status quo to induce viable social connections
--> Converting and Curating conditions for encounterships with conditions as the place
--> Occupation of space and place as the public right to be seen 
--> Presence of the artist & maker subserves the institution

- Social Transparency:

--> Explains the politicisation of labour and space into the work
--> The artistic statement as Manifesto; The artist as Labourer
--> Guy Debord's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Situationist Manifesto)
--> Transitioning to apolitical and apathetic 
--> Social transparency as a unique quality that is different from other products of human social impulses



AComplete notes between Winnie (curator) & Aki (AIR)


【艺术作为一种另类的生产和交换模式】

无论哪种生产,只要被导入交流(交易)的循环里,就会获得某种与其原本用途完全无关的社会形式。


[…]然而,艺术品并没有先觉地使用功能—但并非对于社会无用,而是在“无止境驱动”下显得自由而可变:它一下子便能够连接到交易(交流)和信息(对话)世界[…]


所有商品都会有一个价值,一种容许它们进行交易的共同实质:这个实质对于马克思而言,是被用来生产该商品的“抽象的工作量”。

→ 指艺术的“工作”不可被常规量化


[…]它再现“抽象商品”。艺术再现的是任何货币,即“共同实质”,都无法计量的一种以物易物:它是一种原始状态的分享—一种在被外部决定之前,以其物品自身形式决定交换形式的交易。

→ Exchange - including use value, beyond trade value, sharing


艺术家的实践,即他作为生产者的行为,决定着人们与其作品间的联系:换言之,他首先制造的就是通过美学对象完成的人与世界的关系。

→ body and its associations/networks


艺术的生产,生产的是通过美学对象完成的人与世界的关系,它能够连接到交流和信息对话的世界。它再现了一种抽象的“商品”:一种“共同实质”。而它的交换是超越交换价值的,它是一种无法计量的以物易物。它是一种原始状态的分享—一种在被外部决定之前,以其物品自身形式决定交换形式的交易。

→ “社会性”:涵盖人与世界关系的社会性

→ “信息、社会认知、意识形态的交流”



我们首要打击的敌人在一种社会形式中现形:就是将供需关系普遍化到人类生活的所有层面,通过这些决定我们私人存在的所有约定俗成,将工作普遍化到各个居所。

现代性的全球失败则可以透过人际关系的商品化、另类政治的困境、对无经济价值(自由时间的价值无法被肯定)之工作的轻蔑中看到。

艺术创作:[…]每一次的展出,作品都会离开事实的世界,引发诠释。[…]情景建构[…]因此工时并不真的是“可交易时间”,而是薪资形式下的可收购时间。形成某种“关系世界”、社会中介的作品(工作),实现了情景主义,并促使情景主义者在最大的可能性上与艺术世界和解。(艺术的工作、艺术工时)


→人际关系和艺术工时的商品化并不能代表人类生活的所有层面,它不都是以供需关系为基础的,也并不都是通过薪资收购的一种“劳力/服务”的交换。



【作者形象authoship】

20世纪大多数的前卫者,呼吁一种连接心智与社会结构的转化,他们企图推动一种总体革命,深刻的重塑上层结构(意识形态),来改变下层结构(生产部署)。因而通过艺术家的形象,稀释作者的形象,推动持续不断的“变动”。


他们的作品建立在某种与社会流动进行交易的系统上,艺术品通过逐步去物质化,伴随着作品介入劳动世界,在艺术市场中确保了主体交易机制的签名(主体被商品化后产生的一种封闭的流通形式Exclusive,information captital/copy right/ownership),意味着“多音”chords of discources的丧失,即通过一种变得贫乏而物化的琐碎[…]而在典型社会中想起一种惯性事件,就是致力于给予同一个个体许多名字。多音因而在连结各种异质领域的主体化情结中进行另一层次的重组。


→ 艺术作品的社会性,一种基于共同理解范畴下的“协商”。由于协商的结果不是单一“作者”式的,而是基于多样的解读而认知的,由此它带来了一种融入、互动的民主性。(比起常规的艺术家作为一个艺术品的单一作者,向观众叙述imposing其绝对性的艺术概念,这样的预先基于一定共识开始展开的“解义”,给予了观众参与评议的可能,虽然这样的评议并不能代表它的批判性价值。)


→ 逐步通过去物质化,持续一种思维的变动,赋予同一个个体多样面貌

→ Chords of discources, Jazz performance (improvization),musician dialogue = based on common principals’s chords of discource, 在基于同一原则下可以有流动的变化

> one musician based performance, exclusive, controled rules, submisive,=lost of discources.

>”Easy does it”- name=不同类别形式的表演。重组的连结=对旋律的识别。

> ”Easy does it”不是单一作者拥有的绝对演奏方式、从而另得它与其他音乐风格融合时产生了其他领域的联系。

→robust/坚定、浓烈、风云


现象:单一作者的形象,和艺术商品化(物化)的交易模式,导致了“多音”的消失

方式:以艺术家的形象而不是作者的形象呈现,去物质化,给予同一个个体许多名字,来使其产生更多的社会流动、多元的联系与交融、维系持续不断的“变动”。



【关系作为主体,如何评论关系美学中的艺术】

【社会联系的结合、一种偶合模式】

构成从边界的交汇开始

主体性只会通过第二主体性来定义:只有通过与其他畛域的交汇才能构成自身的“畛域”;反观演化形成,则是基于自身作为他类性原则的差异来成型。


主体性不是以一种自主的方式存在,也从不建立主体的实存。它只会以偶合模式存在:与“团体、社会经济机器、信息机器”的联合[…]假如马克思在《费尔巴哈专论》(Theses sur Feuerbach)中致力于将人类本质定义为“社会联系的结合”,那么瓜塔里他自己,就是将主体性定义为在“个体与他所遭遇之主体化中的向量(无论是个体或集体、人或非人)之间出现的关系集合。”



→ 偶合模式:主体性是受团体、社会经济机器、信息机器联合影响的。


→ 人类本质是“社会联系的结合”,是个体与他的际遇及其关系的集合。


→ 际遇,构成了一种边界的交汇,形成了个体间差异的集合(领域)。



【关系美学作品的本质和品质】

【美学】

美关乎“引发观者视觉快感的装置[…]都会出现有效性的问题,而且变得不知所指”。假如艺术品对观者来说无效或没有用处(无法导引出一定的快感)就会显得毫无意义。

那是一代代形成品味规则的协商、对话、文化磨合与观点的交流[…]经由一系列中介与讨论,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美学规则。

也是道德的德行

不同于“视觉冲击”[…]陈旧的俗套[…]艺术在此获得新生[…]投身在无意识的感动中。

在瓜塔里的“分裂分析”世界中,美学还获得另一种加持,它构成一种“范式”,一种能够在不同的知识层次与平面上作用的软性整配。[…]作为一种主体性生产的样式[…]无意识自身变的近似于一种“机构、集体设施”……

根据瓜塔里,美学范式是用来感染所有论述载录、注入具创意的不确定性和所有知识领域中的狂妄发明。


美是经由一系列的协商、对话、文化磨合与观点交流,一代代形成的品味规则,也是一种道德的德行。


美关乎“引发观者视觉快感的装置“,假如艺术品对观者来说无效或没有用处(无法导引出一定的快感)就会显得毫无意义,变得不知所指。


美学范式作为一种主体性生产的样式,近似于一种“机构、集体设施”形式,能够在不同的知识层次与平面上作用的软性整配。它能感染论述载录、注入新的流动和所有知识领域的发明。

→ 然而艺术不同于一种单纯的“视觉冲击”、陈旧的俗套,艺术更多的是通过美学的规则获得新生,投身在无意识的感动中。


【通过古典美学的直觉而产生的移情】

瓜塔里将尼采的生机论(“就是能够诱导我们自我超越的问题)转置到他能够产生影响的心理生态学的词汇场域上:他因而在美学凝思中看到一种“主体化的移情”过程。这个借自米哈伊尔·巴赫金的概念,勾勒着“表现物质”变成“形式创造力”的时刻,意即作者与观者间的目击时刻。

这是一种“艺术家毫无意识”的“移情”(包括摄影作品)[…]发生的美学互渗透[…]这是一种美学观看的迷恋过程、套装催眠过程,它围绕着这观看将主体性的不同组成键结为晶体,并分发到不同地消失点。作品使古典美学知觉通过有限对象和封闭总体所界定之门槛的相对物,这种美学流动性与作品自律的提问不可分离。(例如特定文化符号的摄影集,也不尝是一种透过古典美学下,对于物品的迷恋与移情)[…]美学部分对象的理论就像是脱离主体生产的“片段符号学”,这里的集体主体生产指的是为了专注于为了让时下艺术生产方式臻至完美的“为自己而作”:如影相与信息的样品化、依然社会化历史化的黄金形式的重复使用、集体认同的发明。[…]交织在实存策略的单纯表面、量体、部署等。

→ 他因而在美学凝思中看到一种“主体化的移情”过程。这个借自米哈伊尔·巴赫金的概念,勾勒着“表现物质”变成“形式创造力”的时刻,意即作者与观者间的目击时刻。灵光的转移


→ 现象:通过古典美学的知觉,产生对物品的迷恋与移情,从而生产了了一种片段符号学。


【灵光、观看】

[…]观者的伦理观

[…]决定着艺术经验[…]是观者一起出现在作品之前,无论这作品是实存的还是象征的。人们面对艺术作品时,首先要自问的就是:它可能让我们面对着它而存在吗?[…]或在其结构中拒绝承认他者而否定我作为主体吗?作品所提议或描绘的时空,能够以其法则而对应到我在真实生活中的向往吗?这时空会批评所有评判者吗?我们能够活在这种相应于现实的时空里吗?这些问题[…]单纯的指涉对人的观感

[…]在今天显得有价值的艺术品就是那些作为中介,由管理大众的有效规定之外的另类经济主导其时空的作品。这个时代艺术家的作品最撼动我们的地方,首先就是活化作品的民主关心。因为艺术不会超越我们日常的关心,通过跟世界之间联系的独特性、通过虚构,促使我们面对现实。

[…]“开放机会”,给每个人的用意来主导,没有预设立场,用开放的联系同观者协商。

[…]人们从此会关注到形式可以诱发出社会性的样式。


→ 观看作为一种参与形式:1、不是“互动” 2、再现“艺术的灵光”,将“远方灵光”的浮现,赋权给观众(艺术灵光的“远方的独一浮现”是由大众来给予的,而为了赋予作品灵光而适时出现的“远方”,也将其权利授权给观众。)摄影机取代了观众 3、因此它是“艺术家与其生产间的关系因而转向回馈的区域”4、当代艺术的灵光是一种自由联合。


→ 观者的伦理观,决定着艺术经验。观者一起出现在作品之前,无论这作品是实存的还是象征的。人们面对艺术作品时,首先要自问的就是:它可能让我们面对着它而存在吗?[…]或在其结构中拒绝承认他者而否定我作为主体吗?作品所提议或描绘的时空,能够以其法则而对应到我在真实生活中的向往吗?这时空会批评所有评判者吗?我们能够活在这种相应于现实的时空里吗?这些问题[…]单纯的指涉对人的观感


[…]在今天显得有价值的艺术品就是那些作为中介,由管理大众的有效规定之外的另类经济主导其时空的作品。这个时代艺术家的作品最撼动我们的地方,首先就是活化作品的民主关心。因为艺术不会超越我们日常的关心,通过跟世界之间联系的独特性、通过虚构,促使我们面对现实。[…]人们从此会关注到形式可以诱发出社会性的样式。“开放机会”,给每个人的用意来主导,没有预设立场,用开放的联系同观者协商。


→ 【社会透明Social Transparency】

作为一种品质:具有跟其他人类活动产物完全不同的特殊质量:就是它的(相对性)social transparency (社会性、协商、呈现/开放“社会”内容access、激发了一种-关于艺术作品所提及的主题的-民主关心)。





艺术是借着感知力与动情力进行认识世界的概念架构,艺术活动是通过直觉力和动情力认识世界的(德勒滋与瓜塔里)



【→ 关系美学是什么】

[…]这些关系艺术家,是从20世纪60年代观念艺术出现之后,第一次完全不以重新诠释以前的美学运动而集体现身的艺术家;它不是一种以前艺术的“复活”,或任何风格的回返。它是以对当下的观察,以及对艺术活动宿命的思考。它的基本原理—作为艺术品场域的人类关系世界。它将他们当作出发点或终点,简单的说就是其活动主要信息提供者。他们作品所开展的空间完全就是一种互动空间,即所有对话建立起开放性的空间。

[…]作品制造的就是关系性时空,还有尝试从某些大众沟通的意识形态解放出来的人际经验;以某种方式来说,就是另类社会性、批判样式、共活性时刻形成的地点。

艺术品就像是社会中介,让这些实验、这些新的“生命可能性”在其中变的可能实现:似乎更为迫切的是跟当下的邻居发展可能的关系,而不是歌颂明天。而我们时代的想象则聚焦在协商、关联和共存。人们不再寻求经由抗争式的对立来进步,而是通过新的聚集、不同单元间可能的关系、不同伙伴间结盟构成的发明intervention。

作为社会契约的美学契约就是面对现状:[…]自足于创造生活模式(modus vivendi),以期能够包容最正当社会联系、最丰富生活模式、链接多样而多产之存在。同样的艺术不再追求描绘乌托邦,而是建造具

体空间。


这些“关系”手法(邀请、会见、共活空间)只是对于发展独特想法与联系个人世界所需的共同形式与载体的汇编。


关系美学作品是对于当下的观察,对艺术活动宿命的思考。它将人类关系的世界,当作出发点或终点,它作为主要信息提供者,在艺术品场域中展现人类关系活动。他们作品所开展的空间完全就是一种互动空间--开放对话的空间。


20世纪90年代的艺术品将观者转化为友邻或是直接的对话者,通过具体的工具,产生一种社会交流模式、与观者在美学经验上互动,以及连接个体间、团体间交流的过程。作品制造的就是关系性时空,还有尝试从某些大众沟通的意识形态解放出来的人际经验;以某种方式来说,就是另类社会性、批判样式、共活性时刻形成的地点。


艺术品就像是社会中介,让这些实验、这些新的“生命可能性”在其中变的可能实现:似乎更为迫切的是跟当下的邻居发展可能的关系,我们时代的想象聚焦在协商、关联和共存。人们不再寻求经由抗争式的对立来进步,而是通过新的聚集、不同单元间可能的关系、不同伙伴间结盟构成的发明intervention。


作为社会契约的美学契约就是面对现状:[…]自足于创造生活模式(modus vivendi),以期能够包容最正当社会联系、最丰富生活模式、链接多样而多产之存在。同样的艺术不再追求描绘乌托邦,而是建造具

体空间。


#当下、附近的关系、关联和共存的社会面貌、当下新的生活模式、建造具体空间。

这些“关系”手法(邀请、会见、共活空间)只是对于发展独特想法与联系个人世界所需的共同形式与载体的汇编。

→ 影响impact:筛子可以调整出不同的网孔,而“筛除”不同类型的创作—然后回过头来影响当下。



【现实-协商结果-集体智慧】

[…]现实只能由协商结果来定义[…](我应该假装我也同样看到了这只兔子来避免讨论变得脆弱、狭窄,在兔子存在的基础上,)以求进一步的在对话者之间制造交易[…]艺术因而旨在限缩我们身上机械性的部分:他就是要摧毁所有我们在感受上的先决协议。

意义是艺术家与观者互动后的产品,而不是一种权威的事实。


Cooper[…]疯狂并不存在于人的“里面”而在他参与其中的理性系统里。人不会自己变成疯子,因为人从不会单独思考。


[…]在20世纪90年代艺术生产的运作中看到集体智慧与“网络”模式的出现。[…]艺术家纷纷寻找对话着:由于观众还是一种不真实的整体,所以他们想讲对话着也包含在生产过程里。作品的意义从链接艺术家传递至各种符号的运动中产生,也从展览空间个体的合作中产生。(马克思:现实就是我们聚集起来的过度结果。)


人不会自己变成疯子,因为人从不会单独思考。疯狂并不存在于人的“里面”而在他参与其中的理性系统里。现实只能由协商结果来定义以求进一步的在对话者之间制造交易[…]艺术因而旨在限缩我们身上机械性的部分:他就是要摧毁所有我们在感受上的先决协议。

意义是艺术家与观者互动后的产品,而不是一种权威的事实。

在20世纪90年代艺术生产的运作中看到集体智慧与“网络”模式的出现。艺术家纷纷寻找对话者:由于观众还是一种不真实的整体,所以他们想讲对话着也包含在生产过程里。作品的意义从链接艺术家传递至各种符号的运动中产生,也从展览空间个体的合作中产生。


【如何把握关系美学作品】


就是这些艺术方案的内容都必须通过形式的检验:例如对艺术史的参照,或是考虑形式的政治价值,等等(就是我所谓的“共存标准”

这些艺术家要同时以美学、历史、和社会三重观点来掌握他们的作品。


→ 同时以美学、历史、和社会三重观点来掌握他们的作品。(际遇的形式、关系以及其关系代表的社会连结、地点、体验时间、以及动态的时间:过程、历史上的参考物)美学:如何在媒材上“翻译”?;如何进入艺术参照的关系?社会:如何在生产的现况和社会关系现况间找到一种连贯性位置。


对象与机构、行程表与作品是人类联系的结果,因为他们让社会工作具体化了;也是关系的制造者,、因为他们反过来组织着社会性模式并安排了人与人之间的会见。

因此今天的艺术引领我们以不同的方式面对时间与空间之间的联系:而且就是对这问题的处理,导出它主要的原创性。


具体究竟制造了什么?最终又是什么作为他们的创作对象?为能建立一些需要的要素,就必须切入艺术使用价值的历史[…]一个变化中历史的指标。(藏家购买艺术品)成了历史情景的征服者[…]超写实性这一艺术的价值[…]借由对象联系到一个具体化世界外,[…]其实是决定着人们逆转该联系的各种关系:从关系到某个关系。


由于这些出发点都不是从“社会艺术”或社会学艺术开始:他们专注的是时空的形式构成

将艺术品构成模式解构成一系列事件,并赋予它一种特有的时延,[…]展览是一种中介,一种参照着到处都是的异化而界定出的中介。[…]展览并不否定时下的社会关系,而是在艺术系统与艺术家编码的时空中将这些关系予以变形和投射。

我们的时代并不缺政治方案,而是等待着可能实现方案的形式--能够将其物质化的形式



【实践、生产】

生态知学的事实是以环境、社会、主体性之间的生态整治构结组成的。艺术实践的根基就在主体性的生产中,而不是生产的个别模式。

马克思也跟进批判了实践(转化自身的行动)与诗学(为了制造或转化物质的臣服的与“必要的”动作)之间的古典区分。但马克思却相反的想到“实践总是通过诗学,反之亦然”。

瓜塔里写到,“人类活动唯一可以接受的结果,就是持续自发丰富世界联系的主体性生产”。(《混沌宇宙》,p38)这是一种可以完美的应用在当代艺术家创作的定义:在界定艺术场域的具体对象之场所与位置上,借着创造并呈现包含了工作方式与存在模式的实存部署,人们才能将时间当作一种材料来使用。此即事物的首要形式,穿越范畴的流动:姿势的生产将其领向物质的生产上。


艺术实践的根基不是生产的个别模式,而是主体性的生产。人类活动唯一可以接受的结果,就是持续自发丰富世界联系的主体性生产。


在界定艺术场域的具体对象场所与位置上,借着创造并呈现包含了工作方式与存在模式的实存部署,人们才能将时间当作一种材料来使用。此即事物的首要形式,穿越范畴的流动:姿势的生产将其领向物质的生产上。


创作过程并不优先于创作的物质化模式(不是为了赞颂非物质性:这些艺术家没有一人推崇“行为表演”或是在这里没有太大意义的观念和文字。)


→ 没有任何技术对于艺术而言可以构成一种主体

→ 时间和创作过程也不是实践的主体




------




【共存标准:中心-向心力/凝聚力-离心力-“文化沉淀物”-黑洞】

通识教育、素质教育】


interpretation as a material

models of interactions

通过关系美学的理论探究艺术实践中的多层“关系”及其意义。


1、关系美学中的形式 →人际会面 际遇Encounters

~在会议、约会、合作、游戏、节庆等这些人与人的情景中发生的偶遇或经验。

→ 未定型的会面、偶然且混沌

→ 事件、会见、引导遇见

→ 通过事件形式、或物品之间的共鸣


2、关系中的人际联系 →凝聚力


连结的元素或要素:它可以是一种既有的人际关系(信任、血缘关系、合作),或是一种潜在或既有的集体(团体)凝聚力、向心力,是一种会面的目的或者原因(如,约会),或是一个“交汇”的场所(一种可持续的“会见”,如广场、咖啡厅、社交场所),驱使会面的因素drive(心理因素或事实因素,如,社交的渴望,学习的需求),或是“会见”的触发器Trigger(让原本分开的元素彼此会面,或让元素出发“交集”,如兴趣、事件、共同点,对事、或物的共鸣)。


3、它所展现的一种社会面貌 →共活性

~它是一种连结中的社交面貌:有好的、共建的、进步的。(→ 这样产生了艺术作品的社会性,这样的社会性不是竞争或暴力,而是一种基于共同理解范畴下的“协商”。)


4、“关系”的多个层面 → 再现社会关系、生产关系、“展厅”的开放关系、与观者间的契约


→ 关系美学:在艺术的主体上是一种社会关系的再现(社会样式)、在艺术的生产过程中是一种由艺术家和生产关系展开的动态联系(艺术家与主体、对象的关系、艺术家与生产的关系、策展人与艺术家主体间的对话)、当作品呈现在“展厅”这个特殊环境中它所展开的开放关系(内容呈现带来的“对话”-基于艺术作品的可理解性上展开的协商*、展厅体验所带来的实时讨论、与渴望被观看的本质、以及这些关系以外无止尽衍生的其他关系)


5、观者的参与→ 对话与协商

观众和艺术品共同建立的认知集合,*每件艺术品的形式都是在与分享的可理解性中进行协商时完成的。艺术家就是通过形式而参与对话的。因此艺术实践的本质坐落在主体间关系的发明上

利用某种预先界定的关系框架。对既存关系的探索:在社区参与中,关系框架=邻里联系和区域与城市的关系。在关系美学中则可能是一个具体或宽广的社会关系。



6、美学意义→摧毁所有我们在感受上的先决协议,通过直觉力和动情力认识人与世界之间的联系,生产持续的交流、对话和协商。


美是经由一系列的协商、对话、文化磨合与观点交流,一代代形成的品味规则,也是一种道德的德行。


美关乎“引发观者视觉快感的装置“,假如艺术品对观者来说无效或没有用处(无法导引出一定的快感)就会显得毫无意义,变得不知所指。


美学范式作为一种主体性生产的样式,近似于一种“机构、集体设施”形式,能够在不同的知识层次与平面上作用的软性整配。它能感染论述载录、注入新的流动和所有知识领域的发明。


“艺术家与其生产间的关系因而转向回馈的区域”当代艺术的灵光是一种自由联合。再现“艺术的灵光”,将“远方灵光”的浮现,赋权给观众(艺术灵光的“远方的独一浮现”是由大众来给予的,而为了赋予作品灵光而适时出现的“远方”,也将其权利授权给观众。)


艺术是借着感知力与动情力进行认识世界的概念架构,艺术活动是通过直觉力和动情力认识世界的(德勒滋与瓜塔里)


意义是艺术家与观者互动后的产品,而不是一种权威的事实。


→ 观者的伦理观,决定着艺术经验。观者一起出现在作品之前,无论这作品是实存的还是象征的。在今天显得有价值的艺术品就是那些作为中介,由管理大众的有效规定之外的另类经济主导其时空的作品。


现实只能由协商结果来定义以求进一步的在对话者之间制造交易[…]艺术因而旨在限缩我们身上机械性的部分:他就是要摧毁所有我们在感受上的先决协议。


这个时代艺术家的作品最撼动我们的地方,首先就是活化作品的民主关心。因为艺术不会超越我们日常的关心,通过跟世界之间联系的独特性、通过虚构,促使我们面对现实。[…]人们从此会关注到形式可以诱发出社会性的样式。“开放机会”,给每个人的用意来主导,没有预设立场,用开放的联系同观者协商。


因此今天的艺术引领我们以不同的方式面对时间与空间之间的联系:而且就是对这问题的处理,导出它主要的原创性。


7、生产与生产关系→社会性

艺术的生产,生产的是通过美学对象完成的人与世界的关系,它能够连接到交流和信息对话的世界。它再现了一种抽象的“商品”:一种“共同实质”。而它的交换是超越交换价值的,它是一种无法计量的以物易物。它是一种原始状态的分享—一种在被外部决定之前,以其物品自身形式决定交换形式的交易。


人类本质是“社会联系的结合”,是个体与他的际遇及其关系的集合。


→ 际遇,构成了一种边界的交汇,形成了个体间差异的集合(领域)

8、参照→美学、历史、和社会与艺术作品的“共存的标准”:对于当下的观察、在艺术品场域中展现人类关系活动。--开放对话的空间。另类社会性、批判样式、共活性时刻形成的地点。



关系美学作品是对于当下的观察,对艺术活动宿命的思考。它将人类关系的世界,当作出发点或终点,它作为主要信息提供者,在艺术品场域中展现人类关系活动。他们作品所开展的空间完全就是一种互动空间--开放对话的空间


20世纪90年代的艺术品将观者转化为友邻或是直接的对话者,通过具体的工具,产生一种社会交流模式、与观者在美学经验上互动,以及连接个体间、团体间交流的过程。作品制造的就是关系性时空,还有尝试从某些大众沟通的意识形态解放出来的人际经验;以某种方式来说,就是另类社会性、批判样式、共活性时刻形成的地点。


艺术品就像是社会中介,让这些实验、这些新的“生命可能性”在其中变的可能实现:似乎更为迫切的是跟当下的邻居发展可能的关系,我们时代的想象聚焦在协商、关联和共存。人们不再寻求经由抗争式的对立来进步,而是通过新的聚集、不同单元间可能的关系、不同伙伴间结盟构成的发明intervention。


作为社会契约的美学契约就是面对现状:[…]自足于创造生活模式(modus vivendi),以期能够包容最正当社会联系、最丰富生活模式、链接多样而多产之存在。同样的艺术不再追求描绘乌托邦,而是建造具

体空间。


专注的是时空的形式构成

将艺术品构成模式解构成一系列事件,并赋予它一种特有的时延,[…]展览是一种中介,一种参照着到处都是的异化而界定出的中介。[…]展览并不否定时下的社会关系,而是在艺术系统与艺术家编码的时空中将这些关系予以变形和投射。

我们的时代并不缺政治方案,而是等待着可能实现方案的形式--能够将其物质化的形式



【实践、生产】



艺术实践的根基不是生产的个别模式,而是主体性的生产。人类活动唯一可以接受的结果,就是持续自发丰富世界联系的主体性生产。


在界定艺术场域的具体对象场所与位置上,借着创造并呈现包含了工作方式与存在模式的实存部署,人们才能将时间当作一种材料来使用。此即事物的首要形式,穿越范畴的流动:姿势的生产将其领向物质的生产上。


Cart
(0)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